宁波银亿最后的求生 熊续强:宁波人都跑了,我也

2019-06-21 13:23:28 围观 : 148

  【深度】宁波银亿最后的求生

  熊续强:“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

  记者杨冰柯

  编辑李慎

  “老板不在,最近很忙,都在跟政府、银行谈事情”,一位银亿集团中层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作为宁波首富,63岁的银亿集团创始人熊续强仍在做最后努力。

  6月19日上午10点,是银亿集团和银亿控股申请破产重整后的第五天,第三个工作日,熊续强没有出现在他位于宁波外滩大厦27层的办公室里,当天银亿集团召开了一场视频会议,集团的中高层们全部参加。

  整栋外滩大厦楼上,属于银亿的办公楼层包括6层、24层、27层和28。6层为“ST银亿”上市公司的办公楼层,5月21日银亿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刚在这层的一个会议室里召开,彼时,熊续强回复投资者们称“就算所有宁波人都跑了,我也不会走。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

  24层、27和28层为银亿集团所有。27层电梯口矗立着一个象征银亿集团核心业务之一汽车制造业的银亿制造·高端CVT变速箱陈列柜,上述银亿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熊续强的办公室就在27层,集团的多数中高层办公室也在这一层。

  几天前,这位曾经的宁波首富,在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后,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19日界面新闻记者在银亿总部看到,多数办公室里员工们仍然各司其职,都在平静的忙着自己的工作,拿着文件签字的员工时不时经过,一路快走,表面上看来,破产重整的消息这里似乎并无多大影响。几位接受采访的银亿员工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我们都在正常工作,如果真有什么感受的话,就是开会更多了,手头的工作更加紧促和忙碌了”。

  但银亿集团的确进入了一个“非正常”时期。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不少于5个投资者奔来询问银亿生存状况,公司会不会跑路。

  连续的债务违约暴雷、大股东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汽车零部件制造相关公司业绩不达标等诸多问题将银亿集团推至风暴中心,一切都等待着熊续强的回答。

  熊续强出生于浙江宁波,现为中国香港居民。1994年熊续强38岁时,广东快三以体制内官员身份下海从商,创立了现在的银亿集团。在这之前,他从车间技术员开始,做过农药厂副厂长、市委机关领导、宁波罐头食品厂厂长等。

  一位接触过熊续强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熊续强说话不多,但是逻辑清晰,不是一个”爱玩资本“的人。

  银亿创立之时,房地产的黄金时期还远未到,银亿四年时间开发了3个楼盘。直到1998年福利分房政策取消、城市建设大潮开启,银亿收购、改造了一批烂尾楼,由此成为宁波的“烂尾楼改造专家”。

  这位官员出身的企业家其后的业务布局都紧跟国家战略。2007年,银亿正式进入资源类工业领域,第一次大转型,是因为熊续强看准了2006年前后,工业快速发展,煤、钢铁等工业资源需求急速增长的时代背景。

  银亿成立后的第二次大转型则是2016年的汽车制造业进军计划。做出转型的时代背景是2015年《中国制造2025》的提出,此后,宁波作为全国首个试点示范城市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

  2016年,银亿相继花费120多亿收购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三家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这几乎是一个赌上全部身家的决定。

  然而,这次抉择没有将银亿带进一个更高的台阶。正是这三笔收购让银亿资金链承压,也成为破产重整的祸根。根据银亿股份公告数据,公司2016年的营业收入80.57亿、总资产为251.88亿。对于此时的银亿集团而言,广东幸运快三120多亿的收购让他们不堪重负。

  为了支付这三笔收购,熊续强及一致行动人开启了对上市公司股票的高质押之路。根据银亿2018年年报显示,银亿股份前十大股东中,银亿控股、宁波圣洲、熊基凯(熊续强之子)、西藏银亿投资、欧阳黎明为一致行动人,分别持有银亿股份22.91%、20.11%、17.67%、11.95%、0.39%,合计为73.03%,其分别质押9亿股、7.04亿股、7.12亿股、4.8亿股,合计占总股本的69.39%,股权质押比高达95.02%。

  上述接触过熊续强的人士向记者表示,为了支付这三笔高达120多亿的收购,熊续强及一致行动人从2016年通过质押股份的方式做融资担保,事实上,虽然提出转型房地产和汽车制造两个主业,但银亿已经没有多余的资金去拓展房地产。

  在地产业高歌猛进,房地产商们大举拿地的2017年,银亿公告显示,银亿在拿地投资上花了不到15亿,获得宁波南门、湖州安吉几幅地块。2018年,银亿没有再进行拿地投资。

  根据2018年银亿公告,2017年和2018年房产销售营收分别为36.4亿和28.4亿,同比下降21.8%,房产销售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8.67%和31.75%。汽车零部件行业2017年和2018年营收分别为80.7亿和51.2亿,同比下降36.5%,汽车零部件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3.55%和57.12%。

  也就是说,从自身收入构成看,汽车零部件的营收远超地产的营收。收购汽车零部件公司给银亿带来了好处,但房地产方面,在凶猛增长的2017年,银亿也错过了发展期。

  宁波一位银行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雅戈尔、奥克斯和方太等一些围绕主业的多元化投资企业发展还好。但银亿的多元化投资跟主业的矛盾没处理好,创始人和高管对宏观市场的判断出现失误。

  大股东高质押导致债券连续暴雷外,银亿股份还存在大股东违约占用上市公司ST银亿资金问题。根据银亿发布的公告,截止4月30日,公司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占用资金共计人民币 22.4亿。

  上述银行人士表示,银亿在本质上还是一个家族公司,职业经理人更多的是听命于大老板熊续强和小老板熊基凯的指令。“熊总对公司的影响力决策权重太高了,职业经理人没能起到很好的决策辅导作用”。

  公司内部管理的问题上,4月底刚离任的银亿前独立董事之一余明桂也对外表示,“公司治理及内部控制体系存在重大缺陷”。

  在余明桂离职前,3月11日,银亿董秘陆学佳离职,一位接近陆学佳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事情太多,很多也搞不定,他感觉很累”。

  6月14日,银亿集团、银亿控股向宁波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法院仍未受理。上述银行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目前银行方面大多是按照市场化准则正常在操作,政府还是很支持银亿,但没有强制性干预“拉郎配”。“但是要有新的投资和输血也是很有难度的,金融机构现在都是在苦苦配合,观望阶段。”

  公司的新融资计划确实受到影响。上述银亿集团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本来要做的融资计划因为债务连续违约、破产重整的消息而被金融机构停止。

  但这家企业还没到最后时刻,熊续强和他的员工们仍在做最后的努力。银亿集团27层的办公室里,银亿集团办公室主任向界面新闻记者反复强调,破产重整不同于破产清算,是一种战略的突围,公司没有出现裁员、员工离职的情况。

  在银亿集团的官方微信中,熊续强在一篇自述亲身经历的文章中称,银亿成立以来,经历了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也经历了2004年、2005年的楼市调控、经历了2011-2015年长达5年的宁波楼市低迷期,银亿都挺过来了,并且如凤凰浴火重生。

  2018年,熊续强以295亿身家登上胡润百富榜的第95名,在个人财富的最高光时刻又坠入谷底。这次,他和他创立的银亿能如愿重生吗?

  (本文来自于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