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河上游滦平段建设项目停工“无期限” 京津水

2019-06-22 12:32:52 围观 : 75

    潮河上游滦平段建设项目停工“无期限” 京津水源涵养地生态保护攻坚

    夏晨翔,卢志坤

    卢志坤 6月的骄阳下,一个个被当地住建部门张贴封条的施工现场,格外冷清。这也暗示着,潮河上游河北滦平段自今年初掀起的整治风暴,至今仍未结束。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在这场由河北省委、省政府牵头,对全省范围内侵占生态保护红线违法违规房地产项目排查整治工作中,潮河上游滦平段区域内,几乎各个类型的建设项目都被要求落实停工、停售等“五停”措施,等待接受排查。

    “调整规划之后,如果符合条件的项目会进行保留,不符合的只能进行拆除。现在很多企业的老板都在观望,不敢轻易投资了。”滦平县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表示。

    把保护绿水青山放在首位

    潮河,经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汇入北京最大也是唯一的饮用水源地密云水库。潮河上游流域,也因其重要的水源涵养功能,被河北省政府划入燕山水源涵养——生物多样性维护生态保护红线范围内。

    去年,水利部调查发现,滦平县潮河及其支流两间房川两岸有关建设项目存在涉河违法违规问题。主要包括,部分建筑物不同程度侵占河道管理范围,个别项目严重超挖河道,导致河势改变,建筑物紧邻岸线,存在防洪安全隐患等。

    对此,水利部予以挂牌督办,要求限期整改。河北省对侵占河道管理范围的违法建筑物进行了依法拆除,并对相关责任人依法依纪进行了处理。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随着省内多地别墅问题被相继曝光,当地环保问题受到广泛关注。河北省委、省政府亦在今年2月印发通知,要求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侵占生态保护红线违法违规房地产项目排查整治工作。

    通知要求,各地要在对全省生态环境大排查大整治、违法用地专项整治等进行“回头看”的基础上,重点排查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核心景区、重要河流湖库管理范围、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区等区域内侵占生态保护红线、破坏生态环境的违法违规房地产项目。

    今年4月,滦平县召开了潮河流域项目企业集体座谈会,在对潮河上游违法建设破坏生态环境问题整改情况进行通报后,项目企业负责人签署了《落实“五停”措施、做好整改工作公开承诺书》,区域内涉及项目开始了延续至今的“五停”措施。

    “滦平以前步子迈得太大了,没有清晰的区域规划,发展思路也跟国家层面的政策要求相悖。现在我们已经明确了观点,哪怕不发展经济,也要绿水青山。”面对当下形势,上述滦平县委宣传部官员向记者坦言。

    而事实上,遗留下来的“生态账”,也只能由滦平县买单。今年3月,滦平县水务局发布《潮河干流及支流两间房河饮马川等项目区段河道综合治理及恢复工程施工招标公告》,建设资金全部来自县财政资金。

    多类型项目被叫停

    受到“波及”的项目之一,即有以体育产业为主导的融和城,该项目由融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和集团”)开发建设。

    2016年7月,受融和集团委托,由河北省体育局、北京产权交易所等单位主办的“体育产业资源交易平台——河北频道”发布《金山岭融和城征集合作方及融资项目挂牌公告》,为该项目公开征集合作方。

    据介绍,项目临近金山岭长城,位于滦平县巴克什营镇境内,规划总面积30平方公里,可建设用地210公顷(约3150)亩,规划总建设规模约151.35万平方米。项目系以体育休闲产业为龙头,兼顾文化旅游、广东快三绿色农业和养生地产等多种产业的综合体,规划有体育和运动休闲板块、高端养生度假板块、生态农业观光板块以及运动养生地产板块。

    其中,体育和运动休闲板块位于规划区内部的巴克什营镇缸房村附近,建设内容包括标准射击场馆、运动员公寓、山地户外运动基地、酒店和生态农业观光区。

    高端养生度假板块位于项目入口附近的南岭、东岭和鸽洞梁,板块主要围绕体能检测和运动康复中心、健康研发中心、“温养生”中心,配建养生别墅、养生公寓、会所、山顶餐厅、星级酒店等。

    而在“运动养生地产板块”,其介绍为“体育和户外运动场馆、酒店和商业设施属于长期经营项目,投资规模大、投资回收期长,为保证项目的良好运营和可持续发展,必须依靠地产开发销售回笼建设资金”。

    此外,介绍中还指出,要发掘地块内独有的环境资源和人文资源,提升地块内房地产项目的开发价值,在其周边山地建设养生度假住宅、公寓、别墅等,满足城市居民用于家庭度假和投资的需求。

    据项目负责人介绍,融和集团在该区域投入数亿元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如当地的二级路、美丽乡村、国歌广场红色教育基地等,房地产业务仅是其中很少的部分。

    从京承高速金山岭出口沿县道516前行仅约2公里,即可到达融和城·天纳山项目。记者走访发现,在项目规划区域内,已开工建设的体育和运动休闲板块的国际射击场、高端养生度假板块的天纳山别墅以及涉及的缸房村村民安置房目前均处于停工状态。

    在天纳山二期施工现场,记者还看到了一张由“滦平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于今年3月张贴的封条。

    但是对于为何连体育项目和村民安置工程都要停工,上述滦平县委宣传部官员及项目负责人均告诉记者为“按照整改通知的要求”。至于停工整改期限,则是“没有期限”。

    划定生态保护红线

    记者梳理发现,融和城·天纳山项目(南区),不但属于房地产项目,且或与“生态保护红线”有关。

    据天纳山项目(南区)环评报告显示,项目所在区域位于冀北及燕山山地生态区——冀北山地森林生态区——潮河流域水源涵养、水资源保护功能区。该区的生态服务功能是涵养水源、水资源保护、水土流失防治。该生态功能区要求限制或禁止如过渡放牧、无序采矿、毁林开荒、开垦草地等不利于保护生态系统水源涵养功能的经济社会活动和生产方式。

    对于这一情况,环评报告仅指出,本项目属为区域旅游文化建设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且经滦平县水务局批复,可通过实施《水土保持方案》对项目环保问题进行治理,有利于生态环境建设的保护。

    而记者获得的该县水务局《关于金山岭·融和城·天纳山项目(南区)水土保持方案的批复》(滦水字【2016】46号)显示,该项目位于潮河一级支流缸房川流域,属低山丘陵区,为燕山国家级水土流失重点预防保护区,水土流失防治标准采用一级标准。

    2013年8月,水利部办公厅曾印发《全国水土保持规划国家级水土流失重点预防区和重点治理区复核划分成果》的通知(办水保【2013】188号),确定燕山区域属国家级水土流失重点预防区,其范围即包含滦平县。

    据水利部相关解释,重点预防区属水土流失较轻,林草覆盖度较高,但存在水土流失加剧的潜在危险,要实施封山禁牧、舍饲养畜、草场封育轮牧、生态修复、大面积保护等措施,坚决限制开发建设活动,有效避免人为破坏。

    此外,记者发现,2016年9月,国务院批复同意240个县(市、区、旗)新增纳入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滦平县被纳入其中。次年2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明确新增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类型的通知》(发改办规划【2017】201号),进一步明确滦平县属“水源涵养”类功能区。

    根据《河北省建设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规划(2016——2020年)》要求,生态空间要按照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环境敏感区和脆弱区等区域划分标准,划分重点生态保护区域,划定生态保护红线。

    河北省委、省政府印发的《关于划定并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的实施意见》进一步明确,对省级以上重点生态功能区域、重点生态环境敏感脆弱区域进行科学评估,划入生态保护红线,其中即主要包括:水源涵养(太行山——燕山)、水土保持(太行山、燕山等)。

    2018年6月,河北省政府发布《河北省生态保护红线》(冀政字【2018】23号),其中,河北省东北部,包括承德地区坝下、张家口东部坝下等区域,作为滦河、潮白河、辽河三大水系的主要发源地和京津唐三市重要水源地,正式被划定为“燕山水源涵养——生物多样性维护生态保护红线”。记者了解到,目前,河北省各市县也已相继开展了本区域的生态保护红线划定工作。

    对于融和城项目是否存在侵占生态保护红线的风险,项目负责人回复记者称,项目建设所涉及地块,就是否生态保护红线、永久性基本农田、重点保护林地及坡度要求等情况在建设之初已进行过严格审核,基本符合相关规范,不存在侵占情况,同时,项目建设符合当时的滦平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企业在施工过程中,也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并严格执行环评、水土保持方案等文件要求,不会存在相关风险。

    面对目前滦平县正在进行区域规划调整以及组织划定生态保护红线的情况,该负责人表示,如果存在冲突,企业将按照政府要求及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调整。

    融和城曾被环保处罚

    记者了解到,2019年1月,承德市生态环境局滦平县分局曾对融和城项目公司做出三则行政处罚,指出该公司位于缸房村小东岭的回迁村项目部分建成、位于缸房村曹栅子村南岭的一期会所及餐厅项目已经建成并投入运营,违反《环境影响评价法》第三十一条、《环境保护法》第六十一条,分别处予10万和44万元的罚款。

    此外,天纳山项目(南区)则因实际建设的取暖措施为燃气壁挂炉,与环评要求的采用电采暖不符,同样违反上述两项法律条文,被处予9360元的罚款。

    记者查询发现,上述两项条文主要规定为,建设单位未依法报批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报告表,擅自开工建设;相关材料未经批准或未经原审批部门重新审核同意,擅自开工建设;建设单位未依法备案建设项目环境影响登记表等。

    而在天纳山项目(南区)环评报告中,则明确显示,“项目对外招商引入餐饮时,另行办理环评手续,不在本次环评范围内”,以及“项目冬季取暖用电,不需建设燃煤锅炉”。

    对于上述情况,项目负责人告诉记者,事实上,在2017年1月能够进行网上登记备案情况下,相关项目环评登记表已进行过网上备案,但是随着此次排查整改工作的推进,还需提级补充相关手续。而对于天纳山项目(南区)取暖措施不符合环评要求的问题,其表示系因为目前电容不足,才决定改用燃气壁挂炉取暖,后期KB站投入使用后,可改回电取暖。

    “冀北及燕山山地作为京津特别是首都重要的水源涵养和供应地,是首都生态圈的核心区域。但同时也是典型的生态环境脆弱带,由于自然和人为因素,形成了大量的荒山、沙滩和裸地等,极易发生水土流失危害,生态环境敏感程度较高。所以,该区域一般都会限制开发强度,而项目在建设过程中,更应严格按照相关规定执行。”一位不愿具名的水利工程系教授表示。

    “随山就势别墅”

    “融和城·天纳山别墅是矗立在长城山林间,迎风而立的原生宅院。”在融和城项目高端养生度假板块“天纳山”的宣传标语中,“借山而居理想墅”颇为突出。

    站在山脚下驻足眺望,记者发现,整个项目除了北部为村庄外,其余三面均为山体,且三面山体基本都处于自然状态,不见开垦痕迹。

    项目区内,可看到一排排四层高、已主体完工的叠拼建筑依山而立,山顶上还建有一处独立建筑物,路标显示此处为“餐厅”。

    项目整体被围挡圈起,大门紧闭无法进入。部分土地尚未利用,被绿色防尘网覆盖,映衬之下,旁边已被开凿裸露的山体不再显眼。绕到项目所在山体背后,则可看到大量建筑尚未竣工,同样被绿色防尘网包裹,矗立在山体之上。不远处的山谷,被设置成施工现场出入口,门牌标识为“天纳山二期工程”。

    天纳山项目(南区)环评报告显示,项目位于缸房村曹栅子村南岭地块,占地面积约4.9公顷,规划建设3层住宅12栋、4栋住宅20栋、6层度假公寓(内含保障房)3栋以及配套设施。项目容积率为1.01。

    周边村民告诉记者,项目使用土地原为荒山,状态与周边山体无异,项目落地之前并未被开垦利用。而当被问及项目是否存在“削山”行为时,则有村民直言称,“肯定削山了,山头都削平了。”

    但是,对于“削山”一说,融和城项目负责人并不认同。其在回复记者采访时表示,该项目建设完全遵从随山就势原则,并未进行削山,涉及山体边坡等区域多少会有些许改造,但也是为了防止水土流失。

    省重点项目未获土地证

    “2016年左右开工的,但是2018年过了年就停工了,把垃圾清理一下,没怎么施工。”在位于国际射击场项目不远的缸房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

    记者在国际射击场项目现场发现,区域内已建有三栋建筑物,一栋建成,另两栋仅主体竣工,尚未进行装修。建筑物前被围挡圈起的场地上,则堆放了很多建筑材料和垃圾,略显凌乱。

    当地政府官方网站信息显示,2015年8月,国际射击场项目土地收储工作正式启动。据介绍,该项目投资估算约5亿~7亿元,拟征收土地面积407亩,涉及农户170户,总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2015年10月,国际射击场举行开工奠基仪式。

    但记者查询当地土地出让信息发现,截至目前,融和城项目公司仅在2014年取得了天纳山项目所使用的约4.9公顷住宅用地,此后再无取得任何土地。

    上述项目负责人向记者解释,国际射击场为承德市首届旅游发展大会定点项目之一,要求在2017年建成并进行射击展示。彼时,相关手续办理参照“边批边建”原则。此外,其还告诉记者,该项目已用地面积约为100余亩,目前仍处于等待出让阶段。

    据了解,作为当地重点发展的体育产业项目,融和城特别是国际射击场项目还曾获得国家级和省级部门的重视。

    2018年3月,国家体育总局曾联合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等6家金融机构发布《关于做好2018年全国优选体育产业项目推荐工作的通知》。据介绍,这一工作是为引导体育产业投资,推动金融支持体育产业发展。

    获评的优选项目,可获得中央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贷款贴息在同等条件下的倾斜;相关投资推介等平台向投资商的重点推介;各金融机构在贷款利率、贷款期限、审贷效率等方面的信贷支持以及相应的金融等政策支持。

    经过各省级体育部门组织推荐,2018年7月,国家体育总局及相关金融机构最终从618个项目中遴选出383个优选项目。其中,“融和城体育产业综合体”项目在列。

    记者发现,在各省级体育部门推荐过程中,需提交一份《2018年全国优选体育产业项目申报表》,其中则需填写“项目进展情况”“项目立项审批文件(如有,需提供国土、规划、环评等审批文件名称和文号)”。而按照要求,各省级体育部门还要密切跟踪优选项目进展情况,并在2018年年底前将项目落地等相关情况报送给国家体育总局。

    记者了解到,自2016年至2019年,“金山岭国际射击场”项目连续四年被确定为河北省级重点建设项目。

    对于该项目如何成为“全国优选”和“省级重点”项目,记者还先后发函致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经济司和滦平县相关部门,但是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